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 燕 侠 的 博克

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幽幽柏树影》  

2016-05-13 19:48:25|  分类: 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     文  张伟劼

《幽幽柏树影》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

       电影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,原著的“致郁”性比电影更强——故事是以第一人称叙述的,把读者直接带入主人公阴云密布的个人世界,有大量的内心独白,关于生与死的思考,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带有预兆性质的幻梦。这部小说是西班牙著名作家、塞万提斯文学奖得主米盖尔·德里维斯(Miguel Delibes)正式发表的第一部长篇小说,曾获1947年西班牙纳达尔文学奖。2001年,西班牙《世界报》发起过一次“20世纪百部最佳西班牙语小说”的评选活动,《幽幽柏树影》就位列其中。

  小说分为两卷。第一卷讲述主人公童年的生活,第二卷是主人公成年后的经历。1929年的西班牙,“我”叫佩德罗,自小失去双亲,被叔父送到小城阿维拉的一所私塾就读。这是一所家庭寄宿学校,私塾先生马特奥·莱斯梅斯一家人过着刻板节制的生活,单调、乏味、死气沉沉的氛围,让佩德罗心生厌恶。后来,一个叫阿尔弗雷多的羸弱男孩也被丢到这里,这对难兄难弟成了极为亲密的朋友。

  阿维拉是一座保留了古城墙和众多宗教建筑,以中世纪特色而闻名的城市。作者对阿维拉各处景观的精心描写,无一不在营造一种修道院式的幽闭氛围。虽然历史已经进入了20世纪,这座小城却显露不出一点文明进步的标记,仿佛永远沉浸在孤独冥思中,静穆如一个巨大的墓园。阿维拉的阴冷空气、莱斯梅斯的说教与佩德罗的人生观融为一体。


《幽幽柏树影》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阿维拉
  莱斯梅斯先生给孩子们灌输这样的理念:幸福与不幸,全看个人如何在取与舍之间做权衡。要是什么也不争取,那就什么也不会失去。因此,幸福的秘诀就在于抑制欲望,安于现状,塑造一个不仰赖于他人他物的自我。对于一个经历过大起大落、大喜大悲的人来说,这是精炼的人生经验,然而让一个还没有领略人生百味的孩子早早接受这些道理,实在是过于残酷了。莱斯梅斯先生是一个十足的保守派,坚持认为物质文明的进步会戕害人的心灵,对技术的迷恋会让人变成无生命、无精神的机器。不知不觉中,这些保守观念筑就了佩德罗的人生观、世界观的根基。当后来的人生现实每每向他展露出残酷一面的时候,莱斯梅斯先生灌输给他的思想就一次次被唤起。

  莱斯梅斯先生带领孩子们走访天主徒墓园的一次经历,进一步塑造了佩德罗的悲剧人生观。他记住了柏树的悠长而尖利的影子;他认识到死人比活人更值得信赖;他看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失魂落魄之人给亡妻送葬,莱斯梅斯先生发出的那句评论让他铭记一生:“如果新婚夫妇能意识到,总有一天,他们中的一个会亲手埋葬另一个……”

  好友阿尔弗雷多的早逝,成为佩德罗人生中挥之不去的阴影。“生活就是不断失去。”他更坚定了这样的信念。他不想与任何人保持亲密持久的关系,因为总归“两个人中的一个会亲手埋葬另一个”。他对物质生活也没有什么期盼和追求,因为他早早地悟到,一切物质都有存在的期限,都终会消解于无形。成年之后,佩德罗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海员的职业,这正符合他的与世隔绝的志向:不断地变换自己所在的方位、逃避一切稳定的人际关系。终日面对茫茫大海,无异于继续在中世纪的城墙内孤独冥思。世界的日新月异与他绝缘,战争的灾难只是让他更厌倦于尘世、更憎恶一切在目睹生灵涂炭之后继续浑噩于世的苟活之人。

  在我们看来,阿尔弗雷多是被童年的教育和悲剧性的人生体验完全毁掉了。然而,放在民族文化的背景上看,这样的人生观、世界观却正是符合西班牙天主教思想传统的,是与西班牙哲学家乌纳穆诺的存在主义思想相呼应的。人生的最重要的问题,对于一些人来说是得到权力或是财富,对于另一些人来说是延续家族血脉,而对于一个天主徒来说,则是个人的救赎。人活在世上,面对有限的尘世之生以及不可知的身后,必然感到生命是一出悲剧,是幻梦,是荒诞,是永恒的矛盾。人应当认识到,生命中的种种令己眷恋之物都是幻相,从而摆脱世俗的羁绊,笃信上帝,平静地渡过有限之生,获得救赎。

  当一个名叫“简”的可爱的美国女郎出现在故事的下半部时,我们以为,美好的爱情会把佩德罗从自闭生活的外壳中拯救出来。他开始敞开封闭已久的心扉,一方面害怕“背叛”了自己的秉性,不敢陷得太深,一方面又体味到爱与被爱的美妙滋味。无论如何,他终于下定决心,忘掉苦痛的过去,走向全新的未来。他和简在美国举行了简朴的婚礼,然后独自返回祖国,精心布置了新家,一切看上去都美妙极了,然而就在他重抵美国要把新婚妻子接回西班牙的时候,故事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。他站在船舷边亲眼看着简驾驶的汽车遭遇事故,一头滑向大海。一切都完了。

  在故事的最后,佩德罗回到了阿维拉,重返埋葬着儿时好友的墓园,体味到慰藉心灵的平静。他的内心重又关闭,如同蜗牛缩回到自己的硬壳里。经历了人生的大难,他认识到尘世的一切不幸都是上帝施加给凡人的考验,信仰愈笃,更添希望,因为此生的一切苦痛都会在身后得到补偿。在阿维拉明净的晴空下,望着古城墙的轮廓,佩德罗把他的挚爱之人埋葬在心底,仿佛大彻大悟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