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幽 燕 侠 的 博克

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珐明·尼基塔的《凉夏》  

2016-09-02 14:50:23|  分类: 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珐明·尼基塔(1951-):俄罗斯功勋艺术家、列宾美术学院六大工作室之一扎贡尼克工作室主教。尼基塔珐明先生是一位性情温和的艺术家,他对表现物体的质感、自然的状态、在光照下的特点把握得非常准确。

 

《凉夏》    珐明·尼基塔    80X100cm    2005年

珐明·尼基塔的《凉夏》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

      与所有雄浑拙重的艺术一样,这幅画不适合任何轻盈甜美的室内环境,它需要暗色调的庄重大气的背景空间,它不适合人们偶尔经过瞥上一眼,感染一点欢快的情绪(珐明另有一些那样的风景),它诉诸于人们内心的严肃与虔诚。与梵高的一些著名的夜景一样,它用最饱和的深蓝色与黑色的配合,获得了一种蕴有神秘力量的深邃效果。这种深蓝的颜色其实用得非常经济,只有细细一带远山和近处山石中的星星点点,然而它们的气氛感染了全画,仿佛无处不在,是它既浓重又鲜亮的颤动感,带起了整幅画面上的色彩的颤动,它冰冷的色感使得灰暗朦胧的夜景为之振奋苏醒。

       画面最上方那些狂野笨拙的云彩令人想起早期的塞尚,急切寻求团块的力量感和韵律感,却给观众粗暴不堪的第一印象。只有在遮住它的时候我们才发现,画面的纵深感消失了,前景的团块肌理彼此过于相像,色调接近,并且在过渡处也融成了一团,以至于像剪纸一样一片贴着一片(为了使得不规则的各种团块紧密联合起来,风景画中常见的色调与层次的区分在这里被简化、剔除了)。而没有这些云彩的带动,甚至连原本能感受到的大地的驿动感、温柔沉厚的曲线起伏,都突然一起凝固僵化了。——是这最上方的几朵狂暴的云彩改变了一切。这是奇妙的感染技巧:画家用一点最饱和最浓烈的颜色就改变了整幅画的气氛,用局部集中的纵深完成了整体的纵深,用局部强烈的动感就唤起了全幅的动感。

        用几个形容词来概括这幅画的气氛将是妄想的,当我们感动于它的宁静时发现了它的狂暴,感动于它的沉厚时又发现了它的平面性,感动于它的简洁时,我们却在各个角落渐渐发现无穷丰富的变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